日照食品有限公司

江西80后研究生离奇离世,老父亲千里迢迢到陕西讨回公道 曹皇城从陕西省西安市回到王家江西万年县老家。这是他第五次穿梭于万年县城和西安市之间,为自己的儿子曹忠庆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死去。 、曹忠清生前全家福 曹忠清遗照 西安市公安局公安局关于不立案的通知 7月14日晚20时,身心疲惫的曹皇成从西安归来,陕西省,回到王家江西省万年县的老家。万年县城与西安市的第五次往返,为儿子曹忠庆寻找一个解释,他研究生毕业,生在异乡异地。晴天霹雳,他儿子的骨架在千里之外被发现。 57岁的曹皇城有两个儿子。长子曹忠清,1981年出生,毕业于东北林业大学,硕士。去年10月,幸福的生活戛然而止。从未在陕西西安工作过的曹忠清,在西安长安区离奇离世。曹仲卿的离开,让所有人都无法面对,却不得不面对。 2012年10月29日上午,王家派出所民警突然来到东曹村曹皇城家,带来一个坏消息。他们在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宝龙山发现了一具男子尸体。,曹皇成的家人急需前往现场查明。曹皇成夫妇听到这个消息,泪流满面。为什么一个好儿子突然消失了?这对悲痛欲绝的夫妇打电话给两名亲属赶往西安,于当晚9时许抵达长安区紫坞派出所。派出所对曹忠清尸体的寻获过程发出警告:10月22日,当地一名70多岁的老人在宝龙山采药时,意外发现了一具残缺的尸体。余远没有报案,就把包里的现金、手机和移动硬盘带回家。一个星期后,被良心折磨的老人仍然来到村长家,将自己带回的物品交给村长,并将发现的情况告诉了警察。村长立即报了警。警方现场调查发现一具无头尸体,仅看到腰腹部以下的骨头,已经严重腐烂。尸体旁边有两个袋子。大包里装着日常用品,小包里装着各种文件。除了现金、手机、移动硬盘,还有银行卡、毕业证等物品。警方将尸体稍微掩埋,并根据文件上的信息通知了万年县警方。曹皇城夫妇一夜未眠。 30日上午,他们跟随子午派出所的两名民警翻山越沟,沿着崎岖不平的山路,历时两个多小时到达宝龙山尸体发现现场。但他们无法相信这具仓促掩埋的尸体会是他们的孩子。但文件确实是他儿子的。曹皇城夫妇悲痛欲绝,痛哭流涕。憋悲痛欲绝的曹皇城夫妇和随行的亲人四处寻找尸体,却无法忍受儿子变成了无头鬼。最后,在距离发现骨头的地方约15米的一个山谷中,找到了头骨,但上半身的骨头仍然没有找到。曹皇成夫妇带着儿子的遗体下山,配合警方进行了DNA亲子鉴定。警方表示,调查和鉴定需要一定的时间,所以他们要求曹皇成夫妇先回老家。经过多年的努力和成功的学习,曹皇成夫妇悲痛欲绝。他们从来不相信自己的儿子,那个兴旺发达的儿子已经走了。曹帝的长子曹仲卿从小就很懂事,尊长爱学。村里的长老们一说起他,都夸赞他,然后叹了口气。曹忠清出生于1981年12月7日,经过9年的努力,考入我县重点中学万年中学。经过三年的努力,他参加了高考,考上了东北林业大学。四年的本科学习,让他的才华得到了增长,视野也开阔了。他继续攻读硕士学位,通过努力考取了该校的研究生。三年后,他获得硕士学位并加入了这份工作。 2006年,曹忠清来到厦门,应聘厦门太平洋保险公司成员,从事会计工作。 2010年4月调入厦门安能建设有限公司,至今仍从事会计工作。同年7月,被公司派往西藏拉萨分公司工作。入职后,由于工作繁忙,路途遥远,曹仲卿每两年只能回家一次。通常与家的联系主要是通过电话,每隔一段时间期间,他总会给父母打电话报告他们的安全。与家乡的亲友,曹忠清也一直保持着网上联系。 2009年正月,曹仲青奶奶80岁生日,他留在家里给奶奶过完生日就走了。在给她过生日的时候,家里所有的亲戚都一起拍了一张全家福。指着全家福中的曹仲青,曹皇城心疼不已,“你怎么知道这是仲青留在家里的最后一张照片。”曹皇成告诉记者,2011年6月给儿子打电话后,一直联系不上儿子。等他起身,家里人有些慌乱,于是想方设法通过各种方式联系他,可谁知道他们再也联系不上他了。曹忠清的弟弟曹忠林告诉记者,在所有的亲戚中,他是最后一个和弟弟通电话的人,而且父母之间的内容很短,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我在QQ上给表弟发的最后一条信息就是“我在玩游戏”。一年多来,家人一直在担心中度过,但他们总是安慰自己,孩子长大后会有自己的生活。没想到儿子的消息传来,却是个坏消息。一个晴天霹雳,让全家人陷入悲痛之中。 80多岁的祖母受此打击,卧床不起,不久就去世了。第五天,我去西安讨论儿子的神秘死亡,说死者已经过世,应该安葬,曹皇城却不愿意。 ,我要为儿子讨回公道,为儿子讨回公道。”曹皇城长老把希望寄托在长安身上警方悲痛欲绝,正在等待案件的消息。 2013年1月,长安警方DNA鉴定结果出炉,确认死者为曹忠清。警方通知曹皇成再次赶往西安。曹皇城告诉记者,在长安子午派出所,负责此案的民警李警官告诉他,“曹忠清的死因,排除他杀的可能。”对此,曹皇城及其随行亲属不以为然,“那为什么只有下半身?上半身去哪儿了?民警没有给出合理的答复,只是强调排除了他杀,并用以此为由让曹皇城签字,曹皇城不肯签字,央求警方立案侦查,曹皇城没能找回儿子残缺的骸骨和遗物,警方告诉他,遗物只能无奈之下,曹皇城只能提出申请,再次回老家等待消息。今年4月,长安子午派出所再次通知曹皇城前往长安。到达长安区后,警方拒绝了申请,仍以排除他杀为由拒绝立案侦查,并要求曹皇城签字结案。再次向民警提出质疑,“畜生不可能从骨盆上方拖上半身。”曹皇城怀疑是他杀了尸体,但民警还是让他签字结案.无奈之下,曹皇城只好到长安区公安局信访处。随后,公安局领导要求陈教官受理此案。陈教官表示,将进一步调查。 6月,曹皇城第四次来到长安区子午派出所。警察告诉他,他会在一两天内等待结果。谁会想到第一次等待会是14天。曹皇城等到案子没有破,而是一个无证案件。复议申请通知。 7月10日,曹皇城第五天到西安,正式向当地检察院提出监督立案请求,恳请检察院监督长安区警方立案侦查。该决定仍在等待中。有很多疑问。家人反对排除杀人罪。现在在家里,曹皇城夫妇整天痛苦不堪。小儿子曹忠林也放弃了外出打工陪伴父母的机会。曹皇城告诉记者,第五天去西安要花2.3万多元,结果是这样吗? “谁能为我们伸张正义!”曹皇城泪流满面。曹皇城指着手机里儿子的照片告诉记者,“养这么大的幼崽好不容易,看起来有点前途无量。本来应该成家的,现在只有半堆。”骨头都剩了,眼睛也不能休息了!”为什么警方在有证据的情况下排除他杀?儿子硕士毕业后在厦门打工,后来去了拉萨,为什么莫名其妙就死在了西安?尸体旁边还发现了银行卡、学历证明等文件。既然已经排除了他杀,那么带着所有证件,怎么可能到离市区几十公里的地方自杀呢?一个外国人怎么会去西安自杀?众说纷纭,既然长安区警方拿不出自杀的证据,那你为什么不立案侦查?”曹皇城不明白儿子比奇克为何死在异国他乡,但西安警方并没有立案,曹皇城也向记者透露了一个细节,他在西安时,法医告诉他,曹仲青大约十个月就去世了,而负责处理这件事情的民警也是如此。案例告诉他,2012 年 5 月 23 日,有人用曹仲青的银行卡取现。 “曹仲青的尸体是2012年10月被发现的,这么明显的问题怎么还没查出来?” “再难,我也要为儿子讨回公道!这就是活生生的生活!在我们农村家庭,培养研究生,你知道有多难吗?”面对记者的采访,曹皇成的眼里始终噙满泪水,仍然难以接受这个现实。 7月22日上午,记者联系了西安市长安区子午派出所,对稿件内容进行了核实。希望子午派出所提供传真号码,核实稿件内容的真实性。子午派出所没有直接回应,让记者联系我。长安区公安局。记者致电长安区公安局后,对方提供了该局法务部。记者随后联系了该局法务部,就稿件内容的真实性进行了沟通。对方让记者联系子午派出所。